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如果饮酒的愿望过于强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按国际关系准则,一国元首、政府首脑在他国领土上访问,在其住所及交通工具上悬挂国旗(有的挂元首旗),是一种外交特权。

  严重酗酒的人一般不了解自己身体为什么疲惫。其实,至少有三个源自于酒精特点的原因:①酒精属于高热量饮料,能够快速提供能量;②酒精麻痹了中枢神经系统,使得酗酒者无法察觉到身体不适的症状;③当酒醉麻痹状况逐渐消失后,随之而来的焦虑又引起另一种紧张感。

  在我们停酒后,焦虑不安的感觉仍会持续一段时间,并导致躁郁及失眠。同时我们也经常感到十分疲倦和昏昏欲睡,这两种情况时常会交替出现。随着停酒过程的延续,这两个问题都会逐渐好转,毋需担忧。

  这就提醒我们,初期停酒阶段必须要有充分的休息。因为当我们疲倦时,往往又会产生再端起第一杯酒的念头。

  我们很多人急欲了解为何有时会无缘无故地、突然间出现想要喝酒的冲动。如果我们仔细分析当时的情况,就会发现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我们感觉特别疲惫的状态时,只是我们当时不了解其中的关联性。我们常常消耗了过多体力又得不到充分休息,一般而言,此时只要吃份快餐、小点心或者小睡一会儿就能立即恢复,同时想要喝酒的念头也会烟消云散;即使我们没有立即入眠,但只要躺一会儿或在椅子上小憩片刻,都能够放松心情,消除疲劳。当然,如果我们能在每天的计划中为自己安排出足够的休息时间,会有更好的效果。

  停酒后常常出现失眠的各种状况。而“失眠”太多的被我们作为需要喝一两杯的借口,因此我们必须采取一些措施以帮助自己避免再去喝酒。

  现在意义上的敬酒与罚酒,政治强制性弱了,但却内化为中国人的价值、习俗与习惯。敬酒成了对他人的尊重,不接受就是瞧不起人。如果不回敬更是没有教养的表现。既然成了习俗,人们也就习惯了,习惯了就成为社会规则。很多人即便是不能喝,碍于所谓的习俗、习惯,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整个社会风气因为这种敬酒、劝酒的习俗,搞得乌烟瘴气。

  有时候与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倒不如索性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即使是在凌晨一两点钟,亦不妨起来阅读或写作,直到身体需要休息时为止。

  重新检查自己的生活起居习惯,看是否因某种不良习惯造成了自己的睡眠障碍。例如,晚上是否喝了太多茶或者咖啡?饮食是否适度节制?有没有适量的运动?消化道系统的运作是否正常?

  另外,很多传统的老偏方对解决失眠问题也很有效。例如,喝杯热牛奶、深呼吸、热水澡、阅读一本单调、乏味的书或是欣赏轻音乐等等。

  如果情况没能改善甚至持续恶化,我们建议去寻求一位比较高明的、同时了解酒瘾问题的医师诊治。

  我们必须谨记:安眠药并不能解决我们嗜酒者的失眠问题。经验表明,依赖药物,最终不可避免的会复饮!况且借助药物入眠,需要承担很大风险。因此,我们宁愿忍受短期的不适,也不愿冒险借助药物,直到身体重新恢复健康的睡眠习惯。

  在摆脱酒精的桎梏后,我们很多人曾在夜深人静或是黎明破晓时,惊惧的发现自己竟然做了一个鲜明生动的有关自己复饮的噩梦。

  我们对于复饮的状况感到如此的震惊与痛苦,但这种现象并不是一件坏事,它表示:我们确实已经痛改前非,领悟到自己不能再这样继续狂喝滥饮,所以我们在梦中、在潜意识里也认同自己保持清醒的选择。

  当我们可以滴酒不沾安然入眠,感觉是如此的美好,一种身心纯粹愉悦的享受,从此不必再经受宿醉的痛苦折磨,也勿需担心酒后失态、记忆一片空白等窘境的出现。这意味着,我们已经能够以感恩而又充满希望的心情迎接崭新一天的到来了!

  2008年01月10日,林官旺(中国烟花协会会长、中国满天飞国际出口花炮厂董事长)来到樟树品尝四特酒后,赞誉“人间极品,酒之香妃”。

  在酗酒的日子里,我们经常会在非常难受的时候很严肃的发誓“再也不喝了。””我发誓要一年不喝。”,从心里说,我们真的是不想再喝醉了。当然有些人会有所保留:说这个誓言只是针对于“烈酒”,而不是啤酒。其实啤酒与葡萄酒也会让我们喝醉,只是需要喝更多的量来达到与白酒一样的效果。我们喝啤酒与葡萄酒醉酒所受的伤害同我们喝烈酒一样。

  然而,过一段时间,誓言和痛苦的记忆都会被抛之脑后。我们在某个时刻又开始喝酒了。我们的“永远”总是不能持久。

  当然其中一些人确实信守诺言戒了很久,2个月、半年、或者一年,直到时间到了,我们觉得应该可以自由的、控制性的喝酒……我们又复饮了,很快落入原来的麻烦中,同时带着新的内疚与悔恨。

  酒依赖是一种永久的、不可逆的疾病,我们大家的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保持清醒不要发长期的誓言。更实际、更有效地说法是:“我只是今天不喝酒”。

  也许我们昨天喝酒了,但可以决定今天不喝。无论遇到什么诱惑和愤怒,我们尽我所能努力避免今天喝第一杯酒。

  如果饮酒的愿望过于强烈,那就把24小时分成更小的单元——至少一小时——我们可以忍受这种暂时的停酒引起的不舒服,那再多一小时!再一小时!再继续下去。我们今天成功了,我们就有理由相信我们明天也能做到。

  “24小时”计划是很随意的。我们可以在任何时间重新开始,无论我们在哪儿。在家,在工作时,在医院的病房,在下午的4:00或早上的3:00,我们可以决定从任何时候开始在未来的24小时或5分钟内不去沾酒。

  我们只是尝试着过好今天(现在),仅仅为了保持清醒--它的确奏效。一旦这种思维方式成了我们思想中的一部分,我们发现以24小时为一阶段的生活对于处理其它的一些事情同样有效和令人满意。

  我们越想要远离酒精,想喝酒的念头就越挥之不去。因此简单地远离酒(或不去想喝酒)是不够的。

  我们中大部分人都有正式工作要做,但仍然有许多空出的时间必须打发。所以我们必须培养新的爱好、安排丰富多彩的活动,以填补这些时光,同时也给原本一度沉迷于酒精之中的精力找到适当宣泄的渠道。

  1.戒酒的初期,可以散步或者快走。尤其是去未曾到过的新地方。去公园或乡间小道悠闲地漫步,但不是累人的急行军。

  但是我们真的该好好看一些书籍,以此使自己开阔视野,增加生活的阅历,同时更加专心。

  5.着手处理忽略已久的家庭杂务。整理衣柜、梳妆台、将文件分门别类归档、或是处理我们拖延很久的事务。但我们在做这些事时,不要贪多,量力而行。不要一次清理整个厨房或是整理所有文件,

  6.尝试培养新的嗜好。选择不会太昂贵或要求太高、纯粹娱乐消遣、没有竞赛压力却令人耳目一新、振作精神的活动。例如歌唱、写作、热带鱼、木工、篮球、烹饪、赏鸟、业余表演、木雕、园艺、吉他、电影、舞蹈、石雕、盆栽、收藏等。许多人发觉,自己现在真正喜爱的活动竟然是过去从未考虑尝试的嗜好。

  7.重拾往昔乐趣。一件你多年没有润色的水彩画、桌球或围棋、阅读札记等,延续这些爱好。但如果觉得已不再适合你,就直接舍弃。

  8.去上课。学习日语或是英语?喜爱历史或数学?想了解考古学或人类学?或者烹饪、电脑操作,那就去参加函授课程、电视大学或成人教育(只为兴趣,不一定要有学分证书)。还有很多地方都有每周只要上一天的课程,何不尝试一下?上课不仅可以开阔视野,更可以拓宽生活领域。万一你对上课内容感到厌倦,不要犹豫马上退出。学会放弃对自己无益或是没有正面、积极、健康意义的活动,我们才能够鼓起勇气重新面对,才有机会去领略喝酒之外崭新的生活层面。

  9.自愿去做一些有用的服务。许多医院、儿童服务机构、社会福利团体都非常需要志愿者提供各项服务。我们可以有很多选择,当我们能够对他人有所贡献时,

  ,我们也会觉得特别受用,甚至在谈论参与这些活动的过程及其相关讯息时,我们也会感觉非常有兴趣而特别投入。

  10.打扮自己。我们大部分人知道很多方式剪个新发型、穿件新衣服、换副眼镜、甚至更新牙齿,都会有出乎意料、令人愉悦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