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普罗旺斯的葡萄酒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早在远古时期,葡萄树就在地中海沿岸生长,葡萄酿造技术亦早就出现。现在,历史学家们普遍认为,深厚的葡萄文化出现于公元前6世纪的普罗旺斯——此时,葡萄种植迅速推广;公元前2世纪,葡萄酒在地中海沿岸风行,那时候,人们使用香料储酒;中世纪前期,教堂引领了普罗旺斯葡萄园的发展,开垦和种植葡萄成为一道风景;14世纪末期,葡萄与小麦和橄榄一样,在普罗旺斯成为王公显贵的特权文化的一部分……普罗旺斯葡萄酒行业协会总经理Millo先生告诉我们,自1895年首次获得“普罗旺斯区”称号,普罗旺斯的葡萄园开始名声大振。1951年,INAO(法国国家原产地命名研究院)属下的生产区界定委员会不仅确定了有权生产普罗旺斯区葡萄酒的地区,还确定了命名所承认的葡萄品种;1955年,INAO授予普罗旺斯地区第一批葡萄园“特级酒庄”的荣誉;1977年,普罗旺斯丘区被列入“法定产区”,进一步确认了普罗旺斯作为法国高品质葡萄酒产区的地位。如今,这里的葡萄品种有克雷耶特(Clairette)、候尔?Rllle 、白于尼UgniBlanc 、榭密雍Semillon等白葡萄,格那希Grenache、仙梭Cinsault、慕维得尔Mourvedre、堤布宏Tibouren、卡利浓Caringnan、希哈Syrah和赤霞珠CabernetSanvignon等红葡萄。生产各种等级的红red、桃红rose和白white葡萄酒。

  在普罗旺斯葡萄酒行业协会驻地,可以买到协会所属400余家生产商的产品,价格与在酒庄购买完全一样,常有游客光顾此处。行业协会每周还举行一次品酒会,每次16种,品酒师用多种语言向游客介绍葡萄酒的不同口味。协会还向来客推荐值得一游的酒庄,使他们得以参观葡萄酒的整个酿制过程,体验博大的葡萄文化:采摘、去皮、压榨、浸泡、发酵、陈酿、滤清、装瓶……看得见塞尚画中的山。

  MasdeCadenete酒庄是我们此次普罗旺斯葡萄酒庄之旅的第一站。从1813年开始,Negrel家族便致力于生长在此地干涸土壤上的葡萄的种植和葡萄酒的酿造。

  现在的庄园主GuyNegrel先生站在葡萄园里,指着不远处的山脉说:“塞尚,圣维克多利亚。”

  在1839年出生于普罗旺斯地区埃克斯的法国印象派绘画大师塞尚笔下,有一座毕生描绘不辍的山——白色的圣维克多利亚山,犹如充满生命力的肌体,姿容雄伟。塞尚从不同角度画过它的每一个季节。想象一下,仿佛回到一个多世纪前——虽然22岁时,塞尚中止了在埃克斯法科大学的学业,只身前往巴黎。但在巴黎,塞尚看不到从儿童时代起便熟悉的风景:阿尔克河河滩、比贝缪斯采石场、卡尔丹努和莱斯塔克小镇、挪瓦尔城堡以及圣维克多利亚山……他很快返回普罗旺斯,因为地中海边上的阳光之地,才能给予他创作灵感。由埃克斯向东,塞尚背着画具,沿托罗奈街道一直前行,一路走,一路画——这条路,后来被称为“塞尚之路”。

  MasdeCadenete酒庄位于圣维克多利亚山的山脚,土壤为砂砾、石子、淤泥和粘土混和构成,较为干燥,而且法令规定种植葡萄的土地不允许人工浇灌。在这样的环境下,葡萄根便深入地下,吸收水分和养料,品质上佳。摘下一串成熟的仙梭品种葡萄,颗粒很小,呈黑紫色,皮上有一层果霜。入口,则是甘美无比。

  作为普罗旺斯葡萄酒行业协会的前任主席,GuyNegrel先生将葡萄产业视为自己的挚爱之一。在酒窑里,他开启一瓶瓶得意之作,每打开一瓶酒,他会告诉我们其中不同葡萄品种的比例。这里的白葡萄酒产量只占每年产量的10%,完全是干性的酒,带有柚子、柠檬和梨的芬芳,留在口中,让每一个味蕾去感受,真的是一种享受。庄园采用传统的酿造方法:酿制桃红葡萄酒的葡萄皮和果肉采用冷浸泡,当汲取了对其而言足够的红色素使之具有了赏心悦目的粉红色后立刻被分离,而酿制红葡萄酒的果肉和果皮浸泡时间更长,其陈酿过程则在橡木桶中完成。MasdeCadenete庄园葡萄酒产量的50%为桃红,40%为红酒。

  GuyNegrel先生甚至还保存着自己第一次酿制的红酒,虽然早已不能饮用了——那是1974年。他还把自己最喜爱的葡萄品种的叶子和花制成标本,镶在画框里,挂在酒窑的墙上。

  喝着GuyNegrel先生那被品酒师普遍认为该地区高尚品质的红酒,回味着覆盆子等浓郁的果香,耳边响起的是他那句话:“我的红葡萄是此地最好的。”

  GrandBoise堡的经理Gruey先生将18摄氏度左右的葡萄酒打开,决定教会我们品酒——这的确是门学问。

  视觉——将酒倒入杯中约三分之一,好的酒应是清澈和有光泽的,而不应混浊不清。不管是红葡萄酒还是白葡萄酒、桃红葡萄酒,最上面总有一层无色透明的部分,这便是“酒泪”,一般越厚酒精浓度越高。

  嗅觉——将葡萄酒倒入杯中后先闻一下,然后晃动杯子,让酒与空气充分接触,再放到鼻尖下深深地闻,感受酒中蕴含的多种气息。据说葡萄酒中可发现超过500种的香味,分为水果、鲜花、植物、动物、烘烤、矿物、辛烈等多类。这是不同品种的葡萄进行不同比例的混合,又经过酿造、保存,其间任何稍许的不同都会产生气味差异。

  味觉——要得到葡萄酒的全面口感,必须使其经过舌头的每个部位,而不是一下子咽下去。可以微微吸入一点空气,将酒推送至舌尖去感受甜味,中间及两边对咸味敏感,酸性亦在两边,而苦味则在最末端。味蕾还能感知一些特质,如苦涩、圆润、柔顺等,好的葡萄酒,口感应该是各种感觉共存的均衡和谐。

  GrandBoise堡的葡萄树生长在山坡上,每年6月份,要对树上的葡萄进行筛选,并修剪掉北面的葡萄叶,那是为了让果实充分享受阳光而获得更高的糖份。

  GrandBoise堡酒窖中的橡木桶下方铺着细沙和卵石,这是为了保证适当的湿度和透气性。

  “我们拥有法国最棒的葡萄酒网站!”Gruey先生如是说。的确使这里的葡萄酒行销到世界的另一端。

  1932年,Fabre家族买下了LAumerade堡,这里如今是普罗旺斯地区最大的葡萄酒庄园之一,拥有500多公顷的葡萄园,居法国前十位家族酒庄之列。HenriFabre的父亲是现在的庄园主,而HenriFabre则管理着SaFabre公司,经销葡萄酒,不仅仅是自己庄园的,甚至包括波尔多和勃艮弟等地区的,另外还有橄榄油等,是普罗旺斯最大的酒商之一。

  地处普罗旺斯中心平原的LAumerade庄园历史悠久,早在1594年,亨利四世的首相在这里种下了由皇室赠送的桑树,这里曾经是吸引皇族的狩猎场。

  如今,从未干涸的泉水依然流淌,当年皇室赠送的阿波罗雕像和铜钟点缀着古木参天的庄园。

  常有年轻人希望在此地举行婚礼,因为这里是一个地久天长的地方,法布尔家族总是会满足其要求。这里还举行过高级品牌的“香水秀”……一切都呈现出普罗旺斯的热情。

  HenriFabre是位美食家,由半个多世纪前的马厩改建的餐厅和厨房,常会留下他和朋友们的身影。

  LAumerade酒庄如今每年生产300万瓶葡萄酒并行销世界各地。这些葡萄酒均以普罗旺斯传统方法酿制,为了保证其高质量,所有的酿酒设备都在不断更新之中——一个完全用电脑控制发酵温度的系统能有效保持发酵的低温,从而保留了各种葡萄独特的香味;酒庄超过3000平方米的酒窖全部配备空调,室内常年保持16摄氏度以获得新鲜、自然、令人赏心悦目的葡萄酒。

  HenriFabre把艺术视为享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以红葡萄汁为墨作钢笔画,还设计了一个反映普罗旺斯地区早期生活场景的缩微模型:男女老少、房舍、牲口……栩栩如生,小小人物模型上的衣服,是一针一线缝成的。

  值得一提的是,2001年9月3日,HenriFabre取出了“桃红新酒”,几十个小时之前,这些带着发酵小气泡的液体还是葡萄树上的果实,这种严格意义上的桃红葡萄汁口味很好,是一种清新的果味。LAumerade的桃红葡萄酒,有一部分会灌装进一种享有专利的、十分个性化的酒瓶——玛丽·克里斯蒂娜酒瓶。

  LaGoadonne堡属于法国一个大型葡萄酒业集团,有240公顷葡萄园,土壤中片石含量高,葡萄产量不高但品质很好,所以葡萄酒质量好,产量中的80%为桃红葡萄酒,余下的20%中很少一部分为白葡萄酒,其余为红酒。

  LaGoadonne堡的地下酒窖建于1820年,四周是坚固的石壁,这里俨然是一个葡萄酒历史博物馆。令人震撼的是一个多世纪以前的巨大的橡木酒桶,桶身上挂满了象征昔日辉煌的各种徽记、证书。酒窖内有一个小酒吧,可以坐在那些石阶上喝酒,看着早年的酿酒工具,感觉葡萄酒的历史。

  Astros城堡是我们此次普罗旺斯葡萄酒庄园之旅中所见的建筑最为奢华的。1860年,Maurel家族建造了这座意大利式的城堡并一直拥有着它。

  走过一条栽满百年梧桐和松树的林荫道,才能到达位于一座小山丘上的宏伟城堡。城堡的主人是银行家,Maurel家族开设的银行总部设于马赛,在巴黎、里昂甚至外国一些城市均有分行,平日并不住在城堡内。

  整个庄园有900公顷土地,只有45公顷的土地种植葡萄树,其余为森林和果园。这里的土壤多沙质、石块,日照充实,葡萄品质上佳,酿制的葡萄酒在法国国家葡萄酒竞赛中屡屡获奖。

  在伊夫·罗贝尔的电影《妈妈的城堡》中出现的城堡便是Astros,城堡中厅顶上的玻璃透进自然的阳光,四周是12星座壁画。自盘旋的楼梯而上,是一扇扇平日关闭的房门,当家族回到庄园度假的时候,静静的金碧辉煌的建筑里才会有欢声笑语。

  常有新人要求在庄园里拍摄结婚照。另外,苹果成熟的季节,庄园允许游客采摘,只需付很少的钱。

  到达Breganeon堡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OlivierTezenas是庄园主夫妇的儿子,经营着家族的葡萄酒业。进入城堡的围墙,场地上有好几辆孩子使用的小自行车,还有一些随地乱扔的玩具,两个小女孩在院落里玩着,Olivier说有一个是他的女儿,另一个是他的侄女——这是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Olivier本人有五个孩子,他的五个兄弟姐妹也大多有不少孩子,其中一个妹妹甚至一连生了六个男孩。城堡建筑外平台的梧桐树下,放着桌、椅、吊床,从这里可以望到不远处的地中海。在夏天的假期里,兄弟姐妹们带着孩子聚到这里,会有30多个孩子在这里嬉闹!

  包括塔楼在内的城堡是1832年最后落成的,而这里的酒窖早在17世纪便建成了,岩石墙体极厚,能自然恒温。作为普罗旺斯地区“特级酒庄”之一,Breganeon庄园的400公顷土地上种植了50公顷葡萄,产量的50%直接由庄园店铺售出,在北欧和美国、加拿大、日本,Breganeon的酒亦有销售。这里的红酒口感特别醇厚,按Olivier的说法是“动物般的强悍”,丹宁味重,亦透出成熟的甘草的气息。

  Breganeon的建筑受法国文化遗产保护,酒庄生产的葡萄酒瓶上的酒标,用的就是城堡和塔楼的图形,相信在这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中,葡萄酒业会代代相传。

  在小镇上的LejardinProvencal餐厅见到Maravenne堡的庄园主Jean-LouisGourjon先生时,他穿一身深色西装,很英俊的法国男士!这家餐厅供应他庄园的酒,浓郁的果味,齿颊持久留香——Maravenne酒庄的桃红葡萄酒和红葡萄酒被列入权威性的Hachette葡萄酒指南中,获得“质优价实”的评价。

  1980年,刚20岁出头的Jean-LouisGourjon与父母一起买下了当时只有20公顷土地的近于荒芜的Maravenne庄园,此前他们卖掉了原先在罗讷河谷地区没有酒窖的葡萄园。之后,Maravenne庄园在他们的经营下扩大到70公顷,年产量为50万瓶。

  1980年以前,Jean-LouisGourjon常常外出旅行,领略世界各地的风情,比如在泰国呆上一个月。可参与Maravenne酒庄的修复、经营之后,他的所有旅行便只有一个目的——工作。他告诉我们,每年3月,普罗旺斯的葡萄树会萌出新芽,小嫩叶随之长了出来;6月初,便是开花期,从绿色串状小花出现起,就可以大致推算出收获日期,一般大约是在100天以后;8月初,葡萄粒基本上饱满了,开始成熟起来,这一过程中,丹宁酸、矿盐、糖份增多,其中糖份的比例决定葡萄收获的日期。种植者通常借助于自己的经验,根据葡萄成熟的情况分批采摘和收割。

  Gourjon先生邀请我们入住Maravenne堡,第二天,即2001年9月4日,是他选定的该年度庄园葡萄丰收节——分享收获,总是令人快乐的,何乐而不为呢?

  Maravenne堡的旧建筑很朴实,客房通一个露台。晚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打在露台的桌椅上,就像一段大自然的音乐。听着雨声睡去,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雨早停了,在露台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一位老太太从楼下的庭院走过,招呼我们用早餐。

  她是Jean-LouisGourjon的母亲,为我们准备了诱人的法式早餐,特别是那浓淡适宜的咖啡。在院廊的桌边,看着我们掰开面包,抹上黄油或果酱,就着咖啡,全都胃口大开,她开心地笑了。

  她说起了20多年前买下Maravenne堡后的忙碌,自豪地夸着自己英俊能干的儿子。平日的白天里,她在酒庄的售酒处向来客推介产品,除了酒,还有蜂蜜等,酒庄所生产的葡萄酒中的35%就是这样直接售出的。

  早餐后,我们在漫山遍野的葡萄园中采摘葡萄,理解了“收获的喜悦”——仔细地托住葡萄,剪下第一挂,放入篮子,然后是第二挂、第三挂……在太阳底下弯着腰,篮子渐渐满起来,而葡萄的枝蔓依然很长,收获的喜悦则支撑着辛苦。

  那天我们再次见到Jean-LouisGourjon,是在一台高大的葡萄收割机上,他身穿T恤、牛仔裤。收割机在一行行葡萄树上方驶过,机舱中便留了一串串葡萄。我们登上收割机过了一把瘾,还看到了一座崭新的房子——普罗旺斯特有的那种砖红色外墙,游泳池里的水在阳光下格外的蓝。这是Gourjon自己设计的新宅。不久前,马赛一个富有的家族买下Maravenne酒庄的绝大部分,Gourjon和他的母亲留下了新宅附近的6公顷葡萄园,用以每年生产4万瓶高品质的葡萄酒。马赛的买主并不懂如何种植葡萄、如何酿造好酒,Gourjon受托再管理三年Maravenne酒庄。然后,他才能做自己特别想做的事,关于艺术。

  那天一大早,在圣特罗佩(St-Tropez)的地中海边感受了干寒强烈的“密斯脱拉风”,我们急急地在小城的巷子里行走。同行的法国食品协会的唐忽然向一辆正在卸货的车跑去——圣特罗佩联合酒庄的总经理Mapuart先生正将葡萄酒送到此地的饭店,他与唐在上海有过推介葡萄酒的合作。

  圣特罗佩联合酒庄的葡萄园位于花岗岩和片麻岩质的山坡上,临地中海,不仅有充足的阳光,还有干燥的西风,这一切使这里的葡萄质量很高。出于对自己土地的骄傲,对葡萄和葡萄酒的共同热爱,深知葡萄酒文化推广必要性的圣特罗佩地区八大葡萄酒制造商在1964年决定创立圣特罗佩联合酒庄。制造商在自己的葡萄园内独立酿酒,各具特色。然后在联合酒庄装瓶和销售。

  圣特罗佩联合酒庄拥有活跃的贸易网络,在全法国、在地中海区域乃至全世界满足懂得欣赏上乘葡萄酒人士的需要。

  联合酒庄设计系列化的酒标:飞禽、走兽、游鱼、静物、风景……定期参加各类行业竞赛并获得了诸多奖牌和荣誉标号。联合经营的优势显而易见,年产量的三分之一出口。

  圣特罗佩联合酒庄陈列着不少古代酒器,比如墙上悬挂的陶制尖底双耳储酒罐,尖底的设计是因为在运输船上酒罐是被插在沙子里以防相互碰撞的。这些古老的酒器大多是从此地的地中海域打捞出来的,与酒窖里崭新的橡木桶交相辉映——传承的时空。

  SainteRoseline堡有着传奇故事:数百年前,Villeneuve侯爵是这一地区的领主,他的女儿Roseline在严寒的冬天常把家里的食物藏在厚大的裙裾中躲过父亲和卫兵的视线分给饥寒交迫的穷人。有一次,父亲起了疑心,他让侍卫打开女儿的裙子,映入眼帘的竟然是芬芳绽放的玫瑰——这便是“玫瑰圣现”的故事。

  早在10世纪中期,一名修道士以自己的名字在此地建立了CellrRoubaud修道院。Roseline1300年至1329年间担任该院院长,她去世后遗体一直保存完好并被供奉于此。以她名字命名的SainteRoseline葡萄酒庄的部分建筑与CellrRoubaud修道院是相连一体的。事实上,这里的葡萄园已有1000多年历史,曾是教会的葡萄园,酿制的葡萄酒不仅仅用于教士饮用和弥撒使用,还被谨慎地卖出去,成为教会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

  1994年初,BernaldTellaud夫妇拥有了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庄园——大片的橄榄树和葡萄园。为了适应现代葡萄酒业发展的需求,他们对酒庄进行了一系列的改进,酿酒过程采用新型独特的重力法,80多公顷葡萄园中收获的葡萄大多被酿造成上等美酒。

  在完成了酒窖的改良和扩充后,庄园主夫妇请数位法国当代著名设计师对已被列为国家级重要保护遗产的城堡及其周围建筑内部结构进行了设计和装修。

   白酒、红酒和玫瑰红酒连年获奖,白酒和玫瑰红酒更荣获法国酒典权威《Guide Hachette des Vins》一星级等

  公元前600年,腓内基人将葡萄园的概念引进到了法国,但只生产桃红葡萄酒,桃红葡萄酒因而盛行一时。若干年后,腓内基人不敌罗马人的进攻,将美丽的普罗旺斯地区拱手相让。罗马人在葡萄酒酿造方面经验丰富,不仅扩大了普罗旺斯的地理范围,更引进了新的葡萄品种,并改善了传统的葡萄酒酿造方法。

  中世纪的时候,修道院引导着普罗旺斯地区葡萄园的发展。葡萄园的开垦改变了普罗旺斯的地貌,令这个地区更加苍翠迷人。修道院生产的葡萄酒并不供其独享,也不专用于弥撒。酿酒在调剂修道士单调而枯燥的生活之余,也给修道院带来了丰厚的收入。

  直到14世纪末期,成片的葡萄园都围绕着王公贵族和王室显贵的庄园而建。随后,王室军队的功臣们开始主宰葡萄园的命运。如同当日征服法国一样,将一片片葡萄园占为己有。也就是从这一时代开始,葡萄和小麦与橄榄一起,成为了普罗旺斯三种最主要的农作物。也正是从这时候起,普罗旺斯的葡萄酒开始扬名海外。

  17世纪和18世纪整整两个世纪,普罗旺斯葡萄酒都是法兰西国王最欣赏的美酒。19世纪,普罗旺斯出产的葡萄酒都被冠以“Cote de Provence”之名,焕发出越来越旺盛的生命力,于20世纪的时候,为世人所知并珍藏。

  1860年,普罗旺斯的葡萄园险些遭到灭顶之灾。来自美洲大陆的一种寄生昆虫袭击欧洲大陆,无情地啃噬葡萄树的根系,几乎使欧洲所有的葡萄园都毁于一旦。但最终,科学家们还是找到了相应的救护方法。他们先将来自美洲大陆的葡萄苗种在土里,当葡萄苗不断长大,根基坚固,枝条硕大以后,再将法国的葡萄枝嫁接在上面。这样一来,最先种植的美洲葡萄苗就象支架一样,牢牢地保护着上面的法国葡萄苗,再也不用担心寄生昆虫的侵害。这个方法一直沿用到现在。

  1955年,普罗旺斯的23个产区被国家原产地命名管理局(INAO) 授予“列级酒庄”等级( Cru classé) 。这一级别是高质量的象征。1977年,普罗旺斯出产的葡萄酒进入“原产地监控命名”等级(A.O.C),审核标准更为严格。20世纪末,葡萄酒的发展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台阶。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葡萄酒的质量与土壤,气候息息相关,葡萄园主的技艺当然也决定着葡萄酒的口味。综合所有这些因素,普罗旺斯的葡萄酒当之无愧地列于法国名酒之列。普罗旺斯的葡萄酒与蘑菇和龙虾相配,口感圆润细腻,而与异国风味的菜肴或者典型的普罗旺斯菜肴搭配,口感又足够浓郁。

  并不是所有普罗旺斯的葡萄酒都可以享有“Cote de Provence” 的称号。只有18000 公顷的葡萄园,因为其气候,土壤和地理条件符合普罗旺斯地区的特征而被授予原产地称号。普罗旺斯地区有3个省( Le Var,Les Bouches du Rhone, Les Alpes Maritimes )有权使用原产地称号。这三省的葡萄园都经过INAO 的严格筛选,而他们的地理位置边边角角都经过精确的测量。从Les Bouches du Rhone到Les Alpes Maritimes之间,葡萄园呈现了五种不同的气候和地质条件。

  普罗旺斯地区的349个私人酒庄,49个联合酒庄和58个葡萄酒贸易公司保证了本地区1亿瓶葡萄酒的产量,其中1300万瓶用于出口。普罗旺斯地区是法国为数不多的既有红葡萄酒,白葡萄酒,又出产桃红葡萄酒的地区,其中白葡萄酒产量占葡萄酒总产量的5%,红葡萄酒占15%,而桃红葡萄酒则占到80%。普罗旺斯地区一地出产的桃红葡萄酒就占到整个法国桃红葡萄酒产量的45%还要多。这使得普罗旺斯地区无论从产量还是名气上,都成为法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桃红葡萄酒产区。在总出口量为900万升的桃红葡萄酒中,有250万升销往比利时,150万升销往德国,150万升销往瑞士,60万升销往日本,20万升销往美国,剩下的主要去向是荷兰,丹麦,英国和瑞典。

  普罗旺斯地区的土壤透水性强,砾石遍布,有机物质缺乏,正是上等葡萄园的好选择。降水量全年可达到600毫升,主要分布在秋季和春季。秋季的降雨适逢葡萄采摘期过后,让辛苦了一年的土壤得到雨水的滋润,重新获得养分。春季的雨水使葡萄园充满生机。

  来自阿尔卑斯山脉的强风干燥,寒冷,时时光顾普罗旺斯地区,有效地抑制了葡萄园的病虫害。早到的春天让葡萄园枝繁叶茂,而炎热的夏季又催熟了葡萄,迎来了一个硕果累累的采摘季节。

  从2004年1月1日开始,新的普罗旺斯葡萄酒行业协会将普罗旺斯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都集中在了自己的旌下(“普罗旺斯山地葡萄酒”、“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的山地葡萄酒”、和“瓦鲁瓦山地葡萄酒”)。

  普罗旺斯的葡萄酒产量为每年一亿五千六百万瓶(其中95%为普罗旺斯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

  乡土特色:当地气候为地中海的干燥气候,非常适宜于葡萄种植,土质多样,有结晶质土壤,也有钙质粘土。这里的土壤贫瘠,透水性很好,非常适宜于良种葡萄的种植。

  该地区所酿造的葡萄酒中71%为桃红酒,24%为红葡萄酒,5%为白葡萄酒。

  普罗旺斯在桃红酒的专业技术、生产和销售方面占有领先的地位:在十年的时间里,桃红葡萄酒的消费增长了一倍。

  普罗旺斯是法国第一个种植葡萄的地区(始于公元前六百年),当时生产的葡萄酒酒液已经很淡。

  普罗旺斯区(Cotes du Provence)和艾克斯区(Coteaux d Aixer-Provence)的红葡萄酒带有药草和黑醋栗的味道;香滑的桃红葡萄酒结构完整;白葡萄酒芳香清丽。邦多勒(Bandol)的红葡萄酒颜色深沉,辛烈香味中混杂着药草和浆果的味道。皮埃尔凡区(Coteaux de pierrevert)和瓦尔区(Coteaux Varois)的红葡萄酒丰厚润泽而带怡人果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