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顶峰时期也有很大的不同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品红酒似乎是上流社会的玩意儿。有人说,品酒圈子不一定就是名流圈子,但名流圈子一定是个品酒圈子。在广州,饮葡萄酒的风气在1995年时已兴盛一时,但当时市面上没有太多好酒,更重要的是没有多少人真正懂得品尝葡萄酒。然而随着红酒文化的深入发展,广州的红酒品尝家、收藏家已越来越多,玩家圈子正悄然出现。记者近日采访了其中五位在圈中颇有分量的人物,探究了他们的红酒品尝、收藏之旅。且看他们如何在品尝红酒中,品出人生百味吧———

  冯卫东是著名的摄影家。接触红酒前,他爱喝威士忌、白兰地等洋酒,直到九年前,他的澳门朋友胡汝科从有关书籍上看到红酒对身体有益,于是从澳门给他带来一支酒王———西班牙“维加西西利亚”。一开始,冯卫东并没有意识到这份礼物对他的影响将有多深远,便把酒随意放到柜子里。叫他永远难忘的,是他把瓶塞打开的那一天,从瓶子里散发出来的香气溢满整个房间。喝了几口,唇齿留香,从此威士忌、白兰地几乎统统戒掉,他迷上了红酒。

  四年前开始,奇迹落在冯卫东的身上,本来患有高血压的他,血压竟然恢复正常水平。他乐呵呵地告诉记者,红酒是个好东西,他目前的生活是一年喝365支红酒,,一个星期打三次高尔夫球。至于有人把他称为“酒徒”,冯卫东并不认同,他认为懂得喝与死命往肚子里灌完全是两码事儿,不可相提并论。他笑称,假设有一天他突然不行,临终愿望就是希望能把他的珍藏喝个够,这样也就死而无悔了。

  苏志伟是圈中的新人,他迷上红酒实属偶然。一年前,他因工作需要在南昆山开PARTY,经冯卫东推介,买了瓶葡萄牙的“麻包登”。当晚,这支酒博得在场嘉宾的欣赏,同时令他对红酒产生了兴趣。他自述,刚开始品红酒是始于某种虚荣,但当用心去体味时,他感受到葡萄酒所诱发出的更多感性的东西。

  前不久,胡汝科带了瓶澳洲707到某餐厅吃饭,席间餐厅部长进来敬酒,只见他“自动自觉”地拿起桌上的美酒,倒在平时喝白开水的杯子里,然后一饮而尽。胡汝科形容当时有“脑充血的感觉”。美酒也需要碰到伯乐,如果遇到不懂喝葡萄酒的人,那真是糟蹋了。

  胡汝科自称是“并不好酒的好酒之徒”。皆因他酒量一般,平日几乎滴酒不沾,惟独对红酒情有独钟。早在红酒风刮来中国之前,因为职业的缘故,他已开始接触葡萄酒。他发现葡萄酒是神奇的、有生命的,它在无时无刻地生长变化着。种植葡萄的地点、当时的气候、酿酒技术、储藏技术等每一个细节过程就像一部机器里的螺丝,环环紧扣。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到红酒的品质。

  胡汝科还记得,有一次他按照书上的推荐,寻觅到西班牙“维加西西利亚”,放在桌上准备第二天招呼朋友。谁知道,经不起南方酷热的天气,红酒变成苦涩的味道,比餐酒还难喝。胡汝科于是又买书来研究一番,原来问题出在温度和湿度上。“千万不要以为买最好的酒庄酿的酒就万事大吉,其实在家里要用心好好呵护它。储放的地方温度最好保持在14℃-16℃之间,最好没有光线照射。”但葡萄酒种类这么多,这个标准适合每一种葡萄酒吗?带着疑问,胡汝科又继续找资料,终于发现了一个定律:单宁越强(也就是越酸),储存时酒温越高;甜度或酒精度高的,则酒温须低一点。香味丰富的酒,温度可稍高一点,但红酒的储存温度绝对不能超过20℃。

  后来,他把其中一本红酒书馈赠给冯卫东。冯卫东自从喝了西班牙“维加西西利亚”后,开始对红酒“发烧”。因为每支酒上都有酒标,就好像酒的身份证一样,一般上面会标有葡萄品种、葡萄酒名称、收成年份、等级、产区、酒场名字及国家名字等,英文尚还看得懂,若遇到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文就傻了眼。怎么办?只好乖乖地拿起书本学习。书上有法国、意大利、德国等常用词汇的中文翻译,不懂的就死记硬背。这本红酒书不知道被冯卫东翻阅了多少遍,几乎每一页都认真做了笔记,现在已像咸菜般地躺在桌子上。如今,冯卫东现在几乎可以记得每一种酒名、成分、产地等。记者惊讶于这些玩家们的超凡记忆力,冯卫东说,主要是有兴趣,其次是把握规律。虽然酒庄和红酒的种类多如繁星,但好的酒庄就那么几个,如拉菲庄(ChateauLafite)、拉图(ChateauLatour)、玛歌庄(ChateauMargaux)、红颜容庄(ChateauHautBrion)、木桐庄(ChateauMoutonRothschild)等五大名庄出品的酒,即使是餐酒,法国政府也会给予AOC的质量认证。

  与玩家谈起红酒品尝,他们都能滔滔不绝地讲出许多门道,例如关于开瓶,便大有讲究———为了让酒味更香醇,可以预先开瓶,让酒先透透气。等酒精稍微氧化,酒味会柔顺些,特别是单宁太强的酒。至于开瓶要多久才适合喝,则依酒的种类和个人口味而定。一般单宁很重的红酒要提早两小时开瓶,但一般的白葡萄酒、玫瑰红酒却直接饮用即可。每支酒根据不同的特点,顶峰时期也有很大的不同。如1982年的法国陈年老酒需要放30年,也就是说还要再等8年,等到顶峰时期喝时,建议最好换瓶去渣后尽快饮用。白葡萄酒和玫瑰红酒却很难经得起一、两年以上得储存,有些五六个月后香味开始变质。另外,开酒也有学问,千万不要让酒塞碎掉到红酒里,不然味道也会变……

  对于玩家们来说,红酒只要摇一摇,闻一闻,喝几口即能点评出所以然来。从葡萄的种植聊到种植地域及气候变化的影响,从红酒的酿制聊到装瓶的讲究,从红酒的储藏聊到如何品尝红酒,包括规范的动作、各种酒杯的使用,再讲到红酒配什么食物……让旁人羡慕不已。请教冯卫东如何达到此境界,他的回答是:“多喝点。”给冯卫东算一笔账:9年的玩龄×每年365瓶=3240瓶,这个数目足够令人惊讶的!

  据玩家说,在欧洲,葡萄酒文化几乎已经深入人们的骨髓,而在中国则起步没多久。“赝品多,珍品少;‘吹水’的人多,真正懂的人少。”葡萄酒是不可再生的珍品,因此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就拿胡汝科先生1995年在澳门以人民币3000元购买的酒王西班牙“维加西西利亚”来说,如果这瓶酒保留至今,价值已上万元了。

  九年累积下来,冯卫东先生已拥有一定数量、一定分量的珍藏,于是干脆在业余开起了酒吧———“酒遍东西”。里面光一个冰箱内就有20几万元的红酒收藏品,还有超大玻璃杯装着的数以千计的酒塞。酒吧是玩家们的落脚点,会员们都有专用的红酒杯。他们没有固定的聚会时间,只要某会员拿到好酒,这帮“好酒之徒”便会蜂拥而至。圈子里的朋友来自全国各地,固定的大约有十来个,大都是葡萄酒收藏家。像圈子里的玩家郭建国,车尾箱永远都有红酒,少则三四支,多则一箱。

  圈中新人苏志伟虽然玩龄最短,但狂热程度绝不输给任何人。在看了许多书、喝了不少酒之后,苏志伟心底里冒出一个愿望,那就是能亲身到书本上所说的庄园看一看,寻觅心头好。于是今年“五一”,他和太太自掏腰包,到澳大利亚“踩场”去了,两个星期里他们走访了近40家酒庄。他通过朋友探路,决定先去墨尔本的YaraValley和悉尼HunterVally两个酒区。当地的酒区均有专门的信息中心提供详细资料,他总共去了两次,第一次先去打探情况,拿了很多酒庄的宣传资料和地图回去研究,第二次,和专业工作人员商量后,最后确定路线,按图索骥开始了他的寻酒之旅。

  他们慕名来到Tyrrell酒庄,这里所酿的Semillon是被公认为NO.1的。走进去,一位长者热情地招呼他们。这个酒庄很小,与其说是酒庄,倒不如说是家庭酒坊。酿酒、品酒、销酒就在同一个屋子里进行,简易地用一个木桶当作桌子。品尝过Semillon,苏志伟惊叹这种白葡萄酒的优雅。老人家自豪地告诉苏志伟他们家族是英国移民者,从1858年至今已经是第四代传人。而在BrokenWood酒庄,老板娘则拿出镇庄之宝来款待他们。

  经过数日走访,苏志伟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几乎每家葡萄园里的葡萄树旁边必定开着娇艳的玫瑰。一问之下,原来葡萄的病虫害非常多,而玫瑰往往比葡萄先一步被感染,因此聪明的当地人设计出了这样的预警机制。“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寻酒之旅中,苏志伟对红酒的认识深刻了许多。

  摄影家谢墨身上有着浓厚的艺术家气息,连品酒的口味也沾染上艺术家的随心所欲。一般来讲,“旧世界”的酒比较多人选择,香醇易入口,而他却喜欢意大利、西班牙等较冷门的白葡萄酒。他说:“不见得一定要法国红酒才纯正,品酒关键是看个性。”他认为,“旧世界”的酒味道很相像,个性不明显,好喝是好喝,但容易令人遗忘。“新世界”的酒则比较有个性。在他眼里,人物摄影需要把握住人物个性,从酒的特征也可以联想到女人:法国红酒如同贵妇般贤淑典雅;意大利红酒也属“旧世界”,典雅特质之余,多了份神秘与复杂;西班牙红酒有个性,容易记得住;智利红酒个性外露、张扬。他说,每个人喜欢的类型不一样,葡萄酒亦如是,讲究个人感觉,并不能单纯只认定波尔多。哪怕是一样的酒,同一个人在不同场合,怀着不同心情去喝,味道都不一样。在柔和的音乐下,红酒会营造一种安静舒适的气氛,很适合三五知己聊天。而他最喜欢的就是摄影前喝点葡萄酒,在“微醺”的境界下,整个人精神放松、心境愉悦,容易激发创作灵感,拍出来的东西特别有灵性。

  至于很多人刻意追求名酒名庄、讲求酒器选配,谢墨倒是无所谓。在他看来,抛开一切繁文缛节,以最简单不过、最自然的心静静体味个中真谛便是最好。水晶高脚杯也好,普通玻璃杯也罢,跳出条条框框的束缚,让葡萄酒的香浓尽情在口腔里蔓延,便是快事一桩。品酒如此,人生也如此。

  展开全部提到红酒,您会想到什么?高贵?浪漫?情调?还是健康?而我,除了这些,更喜欢慢慢品着它带来的味觉、视觉和嗅觉的体验,倾听岁月流转的爵士乐,品味都市的浪漫与摩登,别有一番滋味涌上心头。

  葡萄从青涩的果实,经过磨砺的岁月,变成一杯香醇的陈酿。我眯起眼睛看着杯中那红宝石一样的液体轻轻荡漾。这是红酒,带着微微的果香,有点迷人。从舌尖轻轻抿一口,让它缓缓地流过味蕾,感觉那浓郁的醇香和丰富的层次,一点点草莓味,若有若无的苔藓夹杂着林中鲜蘑菇的味道......上等的葡萄酒就像极为完美和谐的交响乐一样,其中每个音符、每个音调的精妙神韵都清晰可辨。

  让人沉醉、激情燃放。我忽然想到一位女影星,看她早期主演的每一部片子,怎么瞧都是一个土字,后来她为某品牌红酒拍的一个广告片,长裙曵地,步履款款,盛着红色液体的高脚杯像一朵芬芳的郁金香,衬出这位国际巨星的风情万种。才发现,原来酒可以让女人如此美。

  遇见过一位很能喝酒的女子,举座男士争着与之碰杯,目光无一例外地追随丽人眸中的那汪醉意,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吧。酒之于女人,犹如画龙点睛,点活的是一种名叫情调的东西。喝酒的女人应该不惊不乍,让人想要揣测却终究不可估量。

  她不再一大杯一大杯地喝,因为我告诉她,那样会伤害身体,也伤害红酒。红酒也是个生灵,它的酿造过程很像生命过程,因为它是有色彩的。她含一口红酒在嘴里,轻轻咽下去,很优雅地央求我讲那红酒轶事,全座的人都饶有兴趣倾听要佐酒下肚,于是,我呷上一口红酒开始讲述:

  一瓶好的红酒,在一个懂酒的理性的人面前,除了可以品出是什么葡萄酿的,哪一年储藏的,还可以品出酿酒师的爱好与性格。品饮红酒是从欣赏开始的,酒瓶的木塞有许多极小的细孔,适量的空气渗进去,会促进酒的成熟。红酒是有生命的,从酒瓶里的高度,可以看出一瓶酒的生命状态。读酒、检视瓶塞、握酒......欣赏红酒的历史和人类的历史同样漫长。美酒在飘,时尚在变,不变的是葡萄酒的性格。

  她终于明白,红酒是什么。你唯有将红酒看作是有生命的,红酒才会为你展示瞬间的完美。比酒是潇洒,玩人是痛苦。品酒讲品位,亲情讲深度,友情讲广度,爱情讲纯度。她很动情地对我说:我记住了,喝一小口,含在嘴里,是凉凉的甜甜的酸酸的味道,会变成暖暖的醇醇的厚厚的甘香。

  一杯红酒,让人懂得红酒是文化、是经典、是时尚、是格调、是心情、是健康、是品位、是氛围......让我们在红酒生活中,一下子会更成熟、更美丽、更精彩。

  一直以来,我对红酒是情有独钟。早在唐代,葡萄酒已超越了人们日常饮用范围而成为一种优雅的生活艺术和精神文化。而现今传统文化和外来西方文明的汇集,造成既有时代特征又有全球特色的红酒文化在这一深厚的物质与文化基础的东方,被各种各样的流行时尚所覆盖。保龄球热、高尔夫球热、咖啡文化、服饰文化、旅游文化等层出不穷。但流行的东西未必都经受得住时间的考验,轰轰烈烈之后往往是悄然引退。然而有一样事物却能凭借自己悠久的历史和品位,在与各种流行时尚的相容相争中保持长盛不衰。它就是历代以至今日的酒文化。

  在我观念里,品酒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熏陶,犹如享受着带音乐的日光浴。那是一种诗意、一种对生活的体味以及对生命的领悟。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品味红酒、品味人生的真谛,感受生活给予的美好享受。以审美的态度来对待人生,这是一种超越了物质需求的精神升华。在甘美醇厚的酒香中,我们的心境趋于平和;我们的情感得到了净化。那是一种对生命的参悟,回味的是从艰难足迹寻得人生哲理。这就是常人所说的一种叫红酒文化。

  我深信适口者珍,又能够知足者常乐。我们在茫茫尘世中,生命就在呼吸之间,短暂而无法预知,与其挥霍看着为看而看电影,为听而听歌,为喝而喝茶,不如试着端杯红酒,慢慢啜一口,在入喉前百转千回一番,抛开外界的眼光,享受红酒浓郁丰厚醇香,为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饮一杯,慰多少心灵创伤,消却多少胸中块垒;又能消弭几多剑拨弩张、家和万事兴;品味红酒即有口感的享受,又能维系亲情、友情、爱情,何乐而不为?

  不过,品酒的品位不在于喝不喝得惯红酒。品位,应该是学识、是气魄、是酒品、是素质,是生活困苦中的乐观,是惊涛骇浪中的坚强,是努力奋发中的进取,因而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如此丰富的色彩,如此无限的欢乐。

  又想起夜奔相如的卓文君,从千金小姐降为卖酒女子,依然神情自若,谈笑风生。这是我所知道的关于女人与酒的最动人故事。但我更愿记住酒香流唇间、人生五味足的生活的真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