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另一个已成为民营企业老板的同学负责酒钱

  从前青岛人喝瓶青啤都得凭票购买,如今20多种口味、1500多个品种规格的产品任你畅饮;从前喝啤酒是特立独行的时髦,如今已是街头巷尾的全民时尚;从前用塑料袋打啤酒也是一种高大上,如今更多的是一种充满青岛味儿的记忆……改革开放40年来,一杯啤酒折射出了百姓生活的翻天巨变。

  11月1日,青岛早报联合青岛啤酒正式启动“影迹40年——杯酒话开放 老照片及老物件征集”活动。征集令发出仅10天,就收到了上百封邮件,甚至有一些早年来青的外地人也参与到活动中来。一件件、一张张具有“改革开放”和青岛啤酒烙印的旧物、旧照背后,有着无数与改革开放有关的故事。记者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核实,从中甄选出一些颇具代表性、充满时代意义的老物件、老照片,并对这些旧物、旧照的主人进行了采访。今天起,我们将陆续刊登这些故事,为您打开改革开放40年的记忆之窗。

  那个夏天,是第一届青岛国际啤酒节诞生的夏天,曲法纯,也就是照片中的小伙儿,来到这里,成为30万有幸参节的人之一。硕大的木质啤酒桶架起的“城门”、四个龙头不断喷涌着洁白的啤酒泡沫、点缀在绿荫中的啤酒屋、夜晚的万盏灯火……这届啤酒节的一幕幕化为曲法纯脑中深刻的烙印,再难忘却,而这也成为他28年来从未停止前往青岛国际啤酒节的原因。

  翻看着自己收藏的各种与青岛啤酒有关的物件,曲法纯心中那装满回忆的盒子便敞开了口。 1953年生人的曲法纯是个地道的青岛人,啤酒花的香气从未自他身旁远离。曲法纯的父亲在工厂上班,每当周末,父亲都会拿出几角钱来让小曲法纯去楼下的小卖部打散装青岛啤酒。小曲法纯总会一边跑,一边跟屋里的老板娘吆喝两声:“大姨,2斤散酒。”小卖部里胖乎乎的青岛大姨扯着嗓子喊:“来了昂。 ”话音刚落,散酒便从大粗白碗的边缘流下,激起的酒沫轻轻爆开,将承载着记忆的啤酒花香气散落一室。

  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青岛市民只有在国庆节和春节期间,才能凭副食品证购买到每户供应的5瓶瓶装青岛啤酒。而散装啤酒的消费则不受限制,所以当时用大粗白碗和罐头瓶喝啤酒成为岛城一时的潮流。卖酒的长条柜台上摆满刚刚涮好的大碗,服务员从大缸里舀上满满一勺子啤酒,行云流水般倒下,一串的大碗便装满了啤酒。

  其实散啤酒这种卖法,导致啤酒既没有带有麦香的泡沫,也没有生啤的“杀头”,即使这样,也没有挡住青岛人喝啤酒的兴致,更挡不住刚上小学三年级的曲法纯想浅尝一下的冲动。那个夏季,小小的曲法纯第一次感受到了啤酒的味道:苦!曲法纯撇了撇嘴,回头看了看身后小卖部门前排队打散啤酒的热闹场面,满脸困惑,却没想到这像人生一样由苦而甜的啤酒味道,最终成为他成年以后的挚爱。

  

  1991年,曲法纯已经在政府部门工作,那年夏天单位将啤酒节的门票当做福利下发。而正是从那届啤酒节开始,曲法纯每年都会参加啤酒节,并将啤酒节开幕式文艺晚会的门券、请柬、招待券、赠券,啤酒城白天、晚间的入城券,啤酒城嘉年华的游乐券等进行收藏。这种收藏仿佛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对曲法纯来说,印象最深刻的一届啤酒节,除了第一届,便是第十六届啤酒节,那期间发生的事,多年后仍然历历在目。“我们几个大学同学相约来到啤酒城,我负责他们的入城券,另一个已成为民营企业老板的同学负责酒钱,我们在啤酒大棚里照着100元一扎的黑啤酒猛喝。记不清喝了多少扎之后,邻桌的几个外国游客乘兴靠近我们,其中一位漂亮姑娘竟然拿起满满一扎啤酒要和我们干杯,在一片起哄声中我们共同干了杯,而后那位姑娘竟然跳上桌子舞动起来,这也成为我参加青岛国际啤酒节最经典的回忆。 ”

  曲法纯与青岛国际啤酒节的缘分,一牵就是28年。“算来我这半生的记忆都是啤酒。”曲法纯无限感慨。

  半生酒缘回馈给曲法纯的不仅是美好的回忆,还有很多成就感。环亚国际娱乐。“这个水晶奖杯是第21届青岛国际啤酒节十佳‘啤酒节往事’大奖的奖品,那年我凭借收藏的青岛啤酒节门券获得的。我现在还能回想起在啤酒节闭幕晚会中心舞台接受奖杯的夜晚。 ”曲法纯回忆起7年前的那天,不禁感叹道,这些都是美好的记忆。说完他将凭借收藏的青岛啤酒节门券而获得的奖项一一列举:在2008年青岛市档案馆和市委宣传部联合举办的“小康之家”改革开放30年有奖征集活动中荣获二等奖;在2013年青岛啤酒成立110周年举办的 “我与青岛啤酒110次亲密接触”中获奖;在2014年啤酒博物馆老物件有奖征集活动中获得一等奖……而在这些比赛中奖励的马拉啤酒桶、定制的啤酒瓶、各种奖杯都被整齐装满一个箱子,放在桌子旁。

  曲法纯捧着一本青岛啤酒的百年纪念册告诉记者:“青岛啤酒的变迁历史,以及与之相关的记忆都被仔仔细细地写在这本纪念册中……”后一句话曲法纯没有说出来,但我想他是想说,自己半生的记忆也被记录在他收藏的200多张青岛国际啤酒节票券和堆成小山的奖杯及纪念品中。 28届青岛国际啤酒节,28年坚持,记录一位青岛大叔的“半生”记忆。也许,我们在寻找的并非只是青岛啤酒的老物件,还有附在老物件上的,那带着麦香气息的记忆。